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强势夺爱:陆总裁宠妻 第22章 小苏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鬼畜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强势夺爱:陆总裁宠妻 第22章 小苏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鬼畜

发布时间:2020-05-22 19:17:27 编辑:酷桑 作者:桑柔

本回本人推荐给各位老铁们桑柔原创小说《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光环人物是苏姨,毛巾,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我被打懵了,半边脸火辣辣的。今天点真背,先是被于欢欢打了一巴掌,现在又挨了这女人一耳光。我捂着脸问她:“你是谁?凭什么打我?”女人笑得清冷,走到窗边看向窗外,语气淡淡地说:“你这种女人也配和我说话?陆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强势夺爱:陆总裁宠妻 第22章 小苏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鬼畜 免费试读

我被打懵了,半边脸火辣辣的。

今天点真背,先是被于欢欢打了一巴掌,现在又挨了这女人一耳光。

我捂着脸问她:“你是谁?凭什么打我?”

女人笑得清冷,走到窗边看向窗外,语气淡淡地说:“你这种女人也配和我说话?陆鹤鸣呢?”

什么叫我这种女人?

这老女人看着挺文雅的,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没想到说话行事却截然相反。

我强压住怒火,去浴室敲门,喊道:“陆总,有人找你!”

陆鹤鸣应了声,吩咐我去楼上帮他拿衣服。

那女人听到我对陆鹤鸣的称呼,脸上闪过一丝意外。

我来到楼上,推开衣帽间的门,吃了一惊。

陆鹤鸣的衣帽间比我想象的还大。

衣柜里规规整整地放着成排的衣服,各式价格不菲的衬衫、长裤、西装、大衣等,比我的衣服多多了。

名牌领带、鞋子、包包、袖扣,不计其数,活得比我这个女人还精致。

我随手挑了件衬衫和长裤,下楼从门缝里递给陆鹤鸣。

不多时,陆鹤鸣穿戴整齐地从浴室出来了,看到女人,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慌张。

不过,他很快就镇静下来,笑着打招呼道:“苏姨,你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下去接你。”

女人寡着一张脸,不闲不淡地说:“打你电话没人接,以为你喝多了,正好路过就上来看看。”

说完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陆鹤鸣也看了我一眼,面不改色地解释道:“我一朋友,家里停水了,过来借水洗个澡。”

我听出来了,他忌惮这女人。

得亏陆鹤鸣能想出“借水洗澡”这么滥的理由。

女人半信半疑地看向我,似乎在等我确认。

我忙说:“对,我家停水了,出了一身的汗,借陆总浴室洗个澡。那什么,你们聊,我先走一步。”

走到门口,才想起来,我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

我的衣服被陆鹤鸣撕坏了。

回头,看到陆鹤鸣正恭恭敬敬地给他的苏姨泡茶呢。

同样姓苏,这待遇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我站在门口不动,斜眼瞪着陆鹤鸣。

直到两人快喝完一杯茶时,陆鹤鸣才注意到我。

目光远远地飘过来,打着官腔问:“小苏,你还有事?”

小苏你个大爷!

我特么地想哭。

这男人刚刚还跟我欲仙欲死地负距离亲密接触,哭着喊着求我别离开他,现在却跟我玩儿生疏。

我索性摊开双臂,对他说:“呶,你看我有事没事?我这样怎么出门?”

陆鹤鸣的苏姨估计是猜出点什么了,厌恶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喝茶。

陆鹤鸣对她说了声“稍等一下”,上楼取了件衣服递给我,低声说“去楼下花园等一会儿”。

我瞪他一眼没说话,去卫生间换上衣服。

这是一条白色欧根纱的连衣裙,衣服吊牌还在。下摆蓬蓬着,显然不是适合我这个年纪的女人穿的。

不知是陆鹤鸣给他哪个女人准备的。

我换好后出来,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推门离开。

经过楼下花园也没停,一个劲儿地往外走。

可是,我的包和手机落在我那套房子里了,我连钱都没一个,只能步行回家。

出了小区大门,我却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本来就有点路痴,再加上这地方从前也没来过。

我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这条路虽然很宽,但人烟稀少,路上连车都没几辆。

路边的法桐影影绰绰,凉风一吹,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已经入秋了。

这条裙子上面露胳膊,下面露腿,根本挡不了风。

偶有车辆经过,有男人停车,伸手抬呼我上车说要捎着我。可我不敢上,世道这么乱,谁知道上去还能下来不?

不知怎么就混得这么惨了。

大晚上的,从自己的房子被赶到另一个男人家,现在又被赶到大马路上。

身上还一分钱都没有,有生之年,终于体会到了没钱寸步难行的感觉。

等陆鹤鸣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在马路上晃荡了快一个小时,浑身冻得冰凉,正蹲在路边抱着膝盖发抖呢。

男人看我一副狼狈样,拧着眉头斥责我不听话,说:“让你在楼下花园等,为什么出来乱逛,走丢了怎么办?”

我赌气道:“走丢了更好,你就清静了。”

陆鹤鸣阴着一张脸让我上车,我偏不上。

男人没了耐性,打横抱起我,把我拖进副驾上,怕我趁他上车的时候跑掉,扯过安全带把我绑好。

其实我哪里会跑?

现在的我,只想找个暖暖和和的被窝好好睡一觉。

我特么被一群人轮流折腾了一晚上,浑身又酸又疼,累得脚后跟上的筋都直抽抽。

回到陆鹤鸣的家,他让我睡客房,说他不习惯跟别人睡。

行,我不挑,睡哪都可以,总比睡大马路强。

我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来到客房掀开被子上床,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再醒来是被陆鹤鸣叫醒的。

发觉我头上放着块湿毛巾,毛巾里包着冰块,陆鹤鸣正用毛巾蘸了温水给我擦胳膊擦腿降温呢。

我浑身冷得要命,额头却很烫,又冷又热。

头昏昏沉沉的,四肢酸痛,腰也痛,喉咙一咽就痛,就连手指关节都疼,全身好像没有不痛的地方。

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想起却起不来。

陆鹤鸣给我量了体温,喂我吃了退烧药,又让我服下感冒药和消炎药。

之后男人在我身边躺下,把我抱到他怀里。

我烧得迷迷糊糊的,身体直哆嗦,手和脚都搭在他身上,脸贴到他的胸膛里,鼻尖嗅到男人身上有干净好闻的味道,混着清冽的薄荷味,有点儿熟悉。

我又睡着了。

恍惚梦到白衣少年阳光干净的脸,温柔地亲吻我,唤着我“小苏”。

我这是在思春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出了一身的汗,身子好像也不那么痛了,可是浑身黏黏腻腻的,不舒服。

我爬起来想去洗澡,却被陆鹤鸣按住了,不让我洗,怕受凉再起烧。

我发烧是拜谁所赐?

我梗着脖子说:“起烧就起吧,干脆烧死我算了。”

男人突然翻到我身上,一双大手从下面握住我的腰,勾起唇角邪邪地说:“来,打一针就不会起烧了。”

禽……兽……啊!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强势夺爱:陆总裁宠妻 第22章 小苏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鬼畜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桑柔的评价,说《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的小说来。作为桑柔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桑柔再也没有写出和《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桑柔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强势夺爱:陆总裁宠妻 大结局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小说完结版

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

作者:桑柔 类型:婚恋 状态:已完结

本书《强势夺爱:陆总宠妻无度》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陈飞凰,陆总)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桑柔)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