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盛世帝王谋》帝王的盛世宠妃 强受 盛世帝王谋同志

更新时间:2021-04-29 12:42:10

《盛世帝王谋》帝王的盛世宠妃 强受 盛世帝王谋同志 已完结

《盛世帝王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锦书如画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琛,阿琛

今日本小编呈现给各位兄弟姐妹们锦书如画原创佳作《盛世帝王谋》,主要人物是秦琛,阿琛,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时间往前倒推几天。“红妆!外面的情况如何?”那人一如往常一样躺在院子的竹椅上闭目养神。被叫到的红妆停下手中的工作,回答道“启禀小姐,皇帝渐渐收兵,城里也有流传七王爷已死的消息。”“嗯。”那人睁开双目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往前倒推几天。

“红妆!外面的情况如何?”那人一如往常一样躺在院子的竹椅上闭目养神。

被叫到的红妆停下手中的工作,回答道“启禀小姐,皇帝渐渐收兵,城里也有流传七王爷已死的消息。”

“嗯。”那人睁开双目起身站立,对着红妆说道“去准备一下,我们出城寻人。”

“是,小姐。”红妆立马转身离去,留下那人站在院子里思索着什么。

“小姐,我们该去哪寻?”

“青峰山。”

在去青峰山的道路上,一阵清风吹过将马车上的窗帘吹起,坐在马车里的那人抬头一看便见到与她的马车擦过的马车里的人让她内心漏掉一拍,对面马车里的人似乎感受到了目光抬眸一瞥眼里闪过一道惊艳,但很快这阵风就过去了。俩人也没当回事,就这样擦过一个往南一个往北背道而行。

“小姐,我们这样快马加鞭能行吗?”坐在外面的陪着玄陌的红妆一脸无聊,她们已经赶了整整三天。

“小姐,前面七王府的侍卫。”突然一直沉默的赶车人发出声音吓得红妆一跳。

“停下。”车内清脆的嗓音响起,“玄陌,去看看。”

与此同时,秦琛一行人正好从山下走下来。

原本询问完的玄陌刚准备向车内的人请示,只见那人伸出手撩起门帘慢慢从车里走出。

原本准备询问的闻人醉立马将要问的话咽了回去,转而说道“草民恭迎,锦画郡主。”

锦沉梳朝闻人醉点头后,温柔的注视着秦琛,清脆的嗓音再次响起“好久不见!”

站在秦琛身后的姜明月悄悄地打量了一番锦沉梳,绝世独立这是她唯一想得到用来形容锦沉梳的词语。

“嗯?”锦沉梳的视线突然落到姜明月身上,这让偷瞄的姜明月有些手足无措。

“想必你就是救了阿琛的人,真是个可人儿。”锦沉梳说着想要上前牵姜明月的手,不料,秦琛身体向一旁一侧挡住了姜明月,“嗯?阿琛!你难道是怕我吃了她?”

“你怎么来了?”秦琛看着眼前的锦沉梳眉头微皱,淡淡地语气夹杂着一丝无奈。

“我当然得来,不来你要怎么进京城。”锦沉梳依然淡淡地笑着,语气没有一丝不耐“阿琛,现在京城都在传你已经死了,我不来你和你的这群人恐怕都得死!”

树叶随着风的吹动沙沙作响,空气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

“随你!”

秦琛说完便准备跨到马上,却被锦沉梳拦了下来。

“阿琛据我推算,你的伤现在可不允许你骑马。”锦沉梳笑眯眯的盯着秦琛,目光再次转向姜明月,“你的医师肯定也不会允许的,对吧!”

“呃.....”姜明月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按照秦琛伤口的恢复程度已经可以骑马了,但姜明月知晓自己不能说。说了得罪郡主不说得罪面前充满暴怒气息的王爷,真是骑虎难下。

“你....”秦琛目光直直盯着锦沉梳,最终妥协了走向了锦沉梳的马车。

锦沉梳笑着看着秦琛上车的背影后,立马牵起姜明月的手温柔的说“姑娘你也上来吧,骑马太危险了。”

面对这样美丽的锦沉梳,姜明月莫名的点了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被锦沉梳拉上了马车。

马车里的气氛十分的诡异,凭借姜明月行医多年的感官她明显察觉到秦琛的怒意。再看看笑的一脸淡然的锦沉梳,真的是一个像冬天一个像夏天。

“姑娘,姑娘!”

姜明月渐渐回神,发现锦沉梳递了一杯茶给她,余光看向一旁的秦琛在看看另一旁的锦沉梳瞬间明白了这杯茶已经递来很久了。

“姑娘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锦沉梳温柔的注视着姜明月,看的姜明月脸一红。

“郡主,你还是不要喊我姑娘了。还是喊我明月吧!”姜明月尴尬一笑,吞吞吐吐的道出原由“以往去城里卖药的时候,经过的那处里面的人就是叫姑娘。”

锦沉梳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用衣袖捂住嘴巴,悄咪咪的笑了。一旁的秦琛脸色更是好不到哪去。

一个小姑娘家的经过红楼门口,真是....不知羞耻。

“好,明月。”

两位女性闲聊的话语让车内的气氛有所缓解,马车里也不再是刚上来那样的半冬半夏。

快马加鞭的时间让原本三天的路程变成了一天,本来姜明月以为会顺利入城不料却被城门的士兵拦下。

“站住!”

原本闲聊的锦沉梳突然静了下来,听着红妆与士兵的争吵锦沉梳眼底渐渐泛出冷意。

锦沉梳掀开窗帘,制止住了红妆和士兵的争吵。目光落到士兵的脸上,士兵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哦~这么说你认为我的车内有敌国派来的人。”

“郡主,小的不是这个意思。”那名士兵连忙低头认错,“小的只是奉命行事,还望郡主大人海涵。”

“是吗!这么大的一个帽子扣下来,我可担当不起。”锦沉梳脸上露出愠色“不过,这句话对我说没关系倒是——”

这时坐在马车上的秦琛出声打断了锦沉梳的话,“赤离。”

待在一旁的赤离听见秦琛的呼唤立刻从马背上下来,走到马车前边掀起门帘。

顿时,马车内的景象一览无疑。秦琛腰间的腰牌显得格外刺眼,吓得那名驻守城门的士兵直接跪在地上。

“小的不知七王爷在此,请恕罪!”

“罢了!”秦琛说完用眼神示意赤离将门帘放下。

那名士兵立马将城门打开并且赔笑着等着马车悠悠地行驶进城。就在这时,马车再次被人拦下。

锦沉梳再次掀开窗帘看到来人时,嘴角的弧度微微扩大。“不知付统领前来所谓何事?”

“锦画郡主,不知你车内的是真的七王爷还是?”付明看着锦沉梳憨厚一笑。

锦沉梳看着付明的动作再看向将自己马车和秦琛等人包围起来的士兵,嫣然一笑“付统领,可真是爱开玩笑。”

说完亲自撩起门帘走出马车,一旁的红妆赶忙扶着锦沉梳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摔着。

精彩评论:

说实话,这本小说《盛世帝王谋》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古代言情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盛世帝王谋》,作者(锦书如画)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