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大讼师》大讼师莫风流免费阅读 cj 大讼师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1-04-04 15:02:00

《大讼师》大讼师莫风流免费阅读 cj 大讼师同人女 已完结

《大讼师》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莫风流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桂香,杜九言

《大讼师》是莫风流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创作,主线精妙绝伦,文笔成熟稳重,可以看一下。“窑子里。”焦三喝了口茶,啐了个茶叶,“老子都不晓得,刘家凹居然往那种地方卖女人,永州的窑子真是日新月异。”路老四一惊,脸色煞白的看着桂香。焦三哼了一声!他自诩见过很多世面,但昨晚也是头一次看见那样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窑子里。”焦三喝了口茶,啐了个茶叶,“老子都不晓得,刘家凹居然往那种地方卖女人,永州的窑子真是日新月异。”

路老四一惊,脸色煞白的看着桂香。

焦三哼了一声!他自诩见过很多世面,但昨晚也是头一次看见那样的窑子。门面很小,在外面路过要是不留意根本发现不了,可只要一进去就会发现内有乾坤。

里面外面就是两副面孔。

富丽堂皇,纸醉金迷。

楼下是赌场,楼上窑子,里面的姑娘都穿着肚兜光溜溜的套着个裙子,路过的男子只要给钱,甭管墙根还是厨房,随时随地都能嫖。

“这些东西,铁定从桂王那边传来的。”焦三愤愤不平,“院子里还关着十几个,各式各样,有的甚至被打死了,就丢在门口,等着丢山里喂狼。”

杜九言也很吃惊,“这么嚣张,没有人管吗?”

焦三冷笑着,“衙门里的事你们不懂,这不是想管就能管的。”

“还是邵阳好,有三爷在,至少百姓安居乐业,没有这么多恶心人的事。”杜九言恭维地道。

焦三哼了一声,“就知道说好听的给我听,我累成狗样,你就动动嘴!”说着,他发现路老四在看着他,便道:“你也别瞪着,你娘们没接客,救她的时候,正被吊着打呢。”

“桂香!”路老四抱着桂香哭,桂香也抱着他哭,夫妻两个人哭了好一会儿,路老四转头冲着他们磕头,“多谢杜先生,谢谢……”

杜九言拉着他,“我什么都没做,你谢三爷和跛子哥。”

跛子眉梢微挑,看了一眼杜九言,眼中有笑。

“谢谢三爷,谢谢跛子哥。”路老四磕头,也摁着铁牛,桂香在一边头咚咚撞在地上,“你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大恩大德这辈子报答不了,下辈子当牛做马一定报答。”

“行了,人回来就行了。我也没做什么,要不是杜小哥,我也找不着那地儿。”焦三在刘家凹搜了很多钱,所以在名声上,他就让一让。更何况,这件事并未过明路,所以不提也罢。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杜九言扶桂香起来,打量她对方一眼,五官很标致,但因常年生活磋磨,皮肤暗淡毛发无光,并不显眼。

桂香擦着眼泪,紧紧抱着铁牛在怀里,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道:“安哥呢?”

“他……”路老四目光闪闪,低声道:“安哥被王癞抱回去了。”

桂香脸色一瞬间煞白,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抱回去了……王癞他来过了?”

“嗯。”路老四垂着头,满面的丧气,正要说话,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乒乒乓乓的敲门声,王癞喊道:“路老四,给我开门。你躲得了今天,躲不过明天。”

桂香吓的一抖,下意识的缩在路老四的身后。

“我、我去,你、你在这里待着,别怕!”路老四也害怕,但杜九言觉得他不是怕王癞,而是害怕焦三。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没说话。

路老四出去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听到王癞子嚷嚷着道:“就算是衙门的人在又怎么样,她是我媳妇,我带我媳妇回家,天经地义。”

“路老四,你不要耍赖,我可告诉你,咱们的签的三年约,十天前就到期了!这事说到天边去,都是你没有理。”王癞说着就冲进院子里来,一看里面这么多人吓了一跳,可一想自己占着理,又挺直了后背,上来就扯住了桂香的胳膊,道:“把孩子丢下,跟我回家。”

“我舍不得铁牛。”桂香噗通跪下来,“我求求你了,我才回来,你给我几天时间行吗。”

她死死抱着铁牛,铁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的呜呜的哭。

院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嚎丧呢。”焦三大喝一声,“当老子不存在是不是,拉拉扯扯的,把话说清楚。”

王癞叉着手,喊道:“三爷,我没做犯法的事,我、我就是来带我媳妇回家。”

焦三就打量着王癞,一脸的鄙夷,“你不要当老子是傻子糊弄,你做的什么事,别人不知道,老子门儿清!”

“可是三爷,就算您罚,我也是要带她回去的,她是我媳妇,跟我回家不是天经地义的嘛!”

桂香跪着冲着王癞磕头,冲着焦三和杜九言磕头,“求求你们。铁牛还这么小,没了娘她可怎么办。”

“爹啊,”小萝卜也红了眼睛,过来贴着杜九言站着,“王癞为什么要带走铁牛的娘?铁牛没娘很可怜的。”

杜九言将他抱起来拍了拍,低声道:“桂香婶是王癞的妻子,他将妻子典租给路四叔三年。现在三年约满,他来要人了。”

“租?”小萝卜目瞪口呆,好半天都没想明白,“那……那铁牛怎么办。”

杜九言凝眉没说话。

“路老四,你来说。”王癞拖着站在人后的路老四,“我说错了没有,有没有骗你害你。”

路老四垂着头,两只手攥着拳头,没有说话。

“烦死老子了,屁大的事。”焦三不耐烦,咕咚咕咚喝茶,“也不晓得县太爷什么时候才能来。”

这一个县的事,都归他管,他又不是县太爷,凭什么。

要不看在杜九言又给他找了钱,他是一眼都不会多看。

“你怎么能这样。”花子眼泪也跟着掉,他们都是没有娘的孩子,所以很心疼铁牛,“桂香婶愿意和路四叔在一起,你快走。”

花子去推王癞,王癞哈地一笑,啐道:“他愿意?她愿意有个屁用。”

“九哥。”花子跑过去眼巴巴地看着她,“他们好可怜,你帮帮她们。”

小萝卜也点着头,“爹啊,你帮帮铁牛吧,他不能没有娘。”

“桂香。”杜九言看着哭成泪人一样的桂香,“按《大周律。户律。婚姻。典雇妻女》条例,你现在可以告官。有官府做主,他们这样是犯法。”

按律,他们这种情况,桂香是不同罪的,但王癞和路老四就要各仗八十,当初典妻的钱罚没充公。

“告官也没用。”焦三看着杜九言,“该罚的罚,罚完了物归原处。”

物归原处!

女人是物。杜九言蹙眉,沉声道:“别怕,我会帮你。”

想要和离,总有办法。

焦三就指着桂香,“有人帮你打官司。你告不告,要告老子今天开例,陪你去衙门。”

“告官?”桂香脸色一白朝王癞看去。王癞眼睛一瞪冷声喝道:“你要敢告老子,老子就将你两个儿子都弄死!”

桂香本就是跪着的,被他一吓顿时就坐在了地上。

精彩评论:

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大讼师》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莫风流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莫风流的设定中,男主角(桂香,杜九言)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桂香,杜九言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莫风流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