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磐世临界》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RPS 磐世临界by景寻

更新时间:2021-01-09 14:04:37

《磐世临界》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RPS 磐世临界by景寻 已完结

《磐世临界》

来源:互联网 作者:景寻 分类:职场主角:李海阔,高三

主人翁是李海阔,高三的佳作《磐世临界》此文是景寻创作的职场文,文笔拍案叫绝设定回味无穷,绝对是推荐阅读的经典创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哎呀哎呀,真是巧啊。”盼惜笑着边摆手边冲七夏走去。“我不知道离学校只有十分钟路程的你,跑到离学校半个小时的我家这边有什么可巧的。”七夏丢了一个“你真够二的”的白眼过去。“哎呀哎呀,这是缘分把咱俩拉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呀哎呀,真是巧啊。”盼惜笑着边摆手边冲七夏走去。

“我不知道离学校只有十分钟路程的你,跑到离学校半个小时的我家这边有什么可巧的。”七夏丢了一个“你真够二的”的白眼过去。

“哎呀哎呀,这是缘分把咱俩拉到了一起,哈哈。”盼惜张开手臂要抱上七夏,七夏赶忙后退一步:“说的好做作啊你。”

“切,我的爱的拥抱可不是谁都给的。”盼惜收了手只拉住七夏的手臂:“好啦,说正事了,咱们是不是得传送灵魂去啦?灵魂传送者。”

“墨染有没有告诉过你控制时间的能力不能用的太频繁?”七夏斜着眼看向盼惜,鄙夷道。

“啊?没有……吧……”盼惜避开七夏质问的眼光,心虚的说。

“你这烂记性!时空也是有它自己的秩序的,若使用频繁会搅乱秩序,而且对你本身也有一定的反噬。”七夏正色斥责道。

“啊……这样啊……我记住了!”盼惜搔了搔后脑勺一脸歉疚样子,不出七夏所料她一定记不住:“那就一起去学校吧。对了,明天周六,我们出去玩吧!我知道新开的那个游乐园有学生半价的优惠呢。”

就这样,七夏在盼惜一路唠叨没完的情况下来到了学校,而分班考试过后,她们又“很巧合”的分到了一个班。当然,用盼惜的话来说就是:“是缘分把她们拉到了一起。”但是,对于用异能控制时间经常做投机取巧事情的盼惜,缘分也是件无所不能的事情。

这天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体育老师难得用马上就是期末考试的理由放了他们一节课的假。当然,这样的结果对于七夏再好不过了,她一向讨厌体育课,更讨厌每次上课时的八百米热身,而盼惜却是个精力旺盛的人,这个时候不管七夏乐不乐意都拉着她借了羽毛球拍去球场打球了。

盼惜细碎的短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反射着淡紫色光芒,透出明快的光泽,跳动的时候,发丝会随着她的动作翘起,更显活泼。一双眼镜后面的眼睛清澈透明,不大却有神。本就微黑皮肤的盼惜,丝毫不会在意阳光的照射,七夏总是会取笑她说“你太运动了。”

当然,七夏只是对于任何运动都没有太大兴趣,而且她也很怕热。可是这样的取笑却得不到一根筋的盼惜任何反应,她只会拍拍小麦色的脸说:“那怎么了,咱这叫健康!”

第十局的时候,七夏已经热的没有了一点力气。她连着输了十局,可盼惜依然不依不饶的叫她快点捡球,七夏弯下腰去捡羽毛球,抬起头的时候一阵晕眩,想着是不是中暑了。视线清楚之后,她用余光看到一道蓝光快速的飞进教学楼,她心下陡然一惊,也不管球了,扔下球拍就往教学楼跑。盼惜发觉有事情发生,赶忙追了过去。

赶到教学楼的时候,一楼已经开始骚动,有女生的尖叫和老师奋力大喊说镇定下来。七夏心下疑惑,按理说,魂魄是和人类不会有接触的,那这种情况,应该是包含极度怨恨而死的冤魂了。正想着,七夏就对身后的盼惜急声道:“封锁时间。”

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七夏屏住呼吸小心的观察四周的一举一动,就在这时,拐角处忽然飞过一束光,七夏想也没想的追了过去,拐弯的同时那冤魂凶狠的向她冲来,七夏反应及时闪过了身,冤魂却直接飞过她,向前迅速飞去,后面跟着的盼惜一个措不及防,冤魂就擦过盼惜的手臂,留下一片深浅不一的疤痕,盼惜本能的抱住手臂蹲下身子,因为疼而忍不住发出闷声。

冤魂察觉出前者能看到它,而后者是看不到的,便更加肆意的围绕在盼惜身边,七夏赶忙护住盼惜,在那冤魂要再次飞过来的时候,在冤魂面前召出星魂之路,金光四射的瞬间,冤魂捂住眼睛,逃去了另一边的楼梯,消失了踪迹。

七夏扶住盼惜,查看她受伤的手臂。盼惜拦住七夏,忍住疼痛开口:“不用管我,趁它伤害更多人之前去传送它。”七夏担忧的看着盼惜,盼惜给了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笑容,推了推她催促道:“快去啊。”七夏便向楼上跑去,阻拦自己想要回头的冲动。

那冤魂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只见它胡乱的在楼道间乱窜,终于被七夏逮个正着。七夏正要禁锢他的时候,谁知他格外狡猾,从七夏手边逃走,窜进了校长室。看到校长,冤魂上面精光的双目闪出仇恨的光,然后直向正在俯首办公的校长冲了过去。七夏看穿他的目的,从后面迅速的伸出带着手链的手,手链幻化出银白色光芒的锁链,疾速向那冤魂的脖颈飞去,终于在冤魂的双手要碰到校长的时候困住了他。

“啊——”那冤魂爆发出惊人的叫喊,最后终于颓然的松了手。

等到七夏赶到那冤魂面前,正要开启星魂之路的时候,却清楚的看到了他稚嫩而清爽的少年面孔上滑下的泪水。

那少年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光景,却丢了性命,而如今被怨恨困在世间,到底是受了怎么样的冤屈才能让他如此悲怨?

而七夏惊异的发现,那少年身上是和她一样的校服。“你……你也是这所越中中学的?那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死了?”

少年望向她忽然冷笑一声:“我知道,我就是在这栋楼的楼顶跳下去的。”

三年前越城中学一名面临高考的高三考生顶不了学习压力,在教学楼楼顶跳楼事件震惊了整个教育界。高三学生因为压力造成的事件比比皆是,所以学校就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渐渐这件事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如今再被提起,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七夏心中一震,只是问:“那你为什么不去该去的地方?这件事和校长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甘心!”那少年魂魄收了戾气,冷然道:“我学习一向很好,高三有了保送进重点大学的名额,可是……”少年再次凶狠的望向校长:“就因为他收了一个有钱学生家里的贿赂,就想让我退学,这样把名额给那个人才能服众!我如何能甘心!可是,这个人竟然找来了社会上的流氓混混来教训我,这样,我就以打架的名义被开了除!爸和我去找校长评理,他却又找来人打了我爸和我,我爸为了保护我受了重伤,我妈也被气得一病不起。不得已,我才选了自杀来警示这个学校,让这个学校的名声变黑,来揭露真相。可是,这个人,这个人!竟然说是我顶不住高三的压力才选择的自杀来对社会解释,你叫我如何能甘心!!!”

七夏回忆起这事件的始末,然后正色的说道:“你错了。如果我没记错,你叫李海阔对不对?我想你妈妈给你起的这个名字是想你能拥有海洋一样宽阔的胸怀吧?凭你的能力,到哪所学校不能堂堂正正的考进重点大学?而且,别忘了,除了自杀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揭露真相,如果你有证据,那自然所有人都会相信你的话,你有更有力的方式回击校长,给他法律的制裁。而如今,你选择了死亡,用这样懦弱的方式来回击,伤害最深的只有你的家人,他们怎么面对以后没有你的日子?如果你现在报了仇解了心中的恨,那么,社会上不会有人知道他做过的那些肮脏龌龊的事的。”

李海阔眼神茫然的看着七夏,许久自嘲的笑了起来:“我怎么没想到,怎么没想到还可以是这样,我太冲动了……”笑着笑着,泪水就从少年的脸庞缓缓落下。

七夏收回了星魂之路,说:“如果你答应我不再伤害别人,那么我可以帮你。”

“你可以帮我吗?”少年脸色一喜,随即又懊恼道:“我并不是想伤害别人的,只是心里的愤怒总是操纵我做些不由自主的事情,我没有办法控制……”

“只要不去想就好了,你要尽量克制自己心里的愤怒。你放心,这件事是校长的不对,不管怎样,我都会帮你。可是,你伤害了我的朋友,你不打算去道歉么?”

正说着,盼惜抱着受伤的双臂走了进来。

李海阔走到盼惜面前,手上散出幽蓝色的光,那光一出现,便纷纷涌向盼惜的伤口处,伤口在蓝色光芒的浸润下,逐渐开始愈合,最后只留下干涸的血迹,盼惜手臂的皮肤又恢复了本来的光滑。

做完这一切,李海阔的身形忽然变得模糊不清,他焦急的说:“求求你,我快坚持不住了,要快点。”

“放心吧。”七夏不顾盼惜在旁边白痴一样指着自己的手臂夸张的笑着说伤口自动愈合了,然后对盼惜说,“回到三年前,李海阔自杀的前三天。”

“2003年5月16号。”说完这些话,李海阔的灵魂已经完全发不出声音,应该是到了极限,若不赶快怕是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重复了时间,让盼惜赶快回到过去,正兴奋的盼惜试了好几次,才终于回到了2003年,虽然日期有点出错,是5月10号,但也还不晚。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李海阔,在越中里问了一些老师,认识李海阔的都说他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然后她们又问李海阔家里在哪,弄的老师疑惑的看着她俩,戒备的问她们要干嘛。

七夏正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忽然就见盼惜害羞的低下了头:“老师,你告诉我们啦。我们好崇拜海阔哥哥的,想让他给我们签个名,然后我们中考就有努力的目标了,说不定也能考进越中这所重点高中呢!”那姿态,搞得跟明摆着这是暗恋李海阔的扭捏小女生的样子似的。七夏忍住想要笑喷出来的欲望,也附和着点头。那老师一副明了的样子,无奈的摇头,嘴里念叨着现在的中学生哟,便告诉了他们李海阔家的大概的地址。

这个大概的地址让七夏和盼惜可是一顿好找,好在打听之下很快就找到了李海阔家,开门的是满脸愁容的女人,不过四十岁左右,头发却已花白,深深浅浅的皱纹布满在沧桑的脸上,眼睛里是绝望的颓然。

“你们找谁?”她问。

“我们找李海阔,请问他现在在家吗?”说完,她们就见那女人忽然红了眼眶,张口支吾着说道:“他和他爸出门了,估计要很晚才回来,你们有事么?回头我转告我们家海阔。”

出门?两人对视了一秒钟,明白了他们一定是去找校长了,便马不停蹄的继续跑去学校。虽然盼惜还没见过李海阔,但七夏已经在路上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

谁知还没到学校,就在路上遇见了被围攻的李海阔和他父亲。七夏刚要冲上去阻拦,就被盼惜先一步拦了下来,然后盼惜以河东狮吼般的姿态大吼道:“警察来啦!!!!!!!!!!”

声音散去后,就见那些地痞流氓之类的人匆忙的做了鸟兽散。

盼惜得意的扬着下巴看向七夏,说:“咱电视剧也没白看!看到没,这就是效果!”七夏已然无语,不再看盼惜,跑到李海阔面前。

“听着,事情紧急,我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七夏低声说道:“你们能相信我么?我可以帮你们。”

李海阔先是紧张的迟疑了许久,后来盼惜过来直爽的拍着李海阔的肩膀,说:“兄弟,我也看不惯越中校长受贿,让流氓来找你茬以打架的名义记了处分,还声声要逼你放弃保送的名额,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就是正义的使者,为了天下不平事,绝对会挺身而出伸张正义。”听完这些话,最开始李海阔的眼神还是震惊,后半句话之后完全就是“你有病吧”的表情了。

“谢谢你们,这是我自己的事,况且我们都解决不了,何况你们两个女生又能帮我什么呢?”说完就搀着他父亲一瘸一拐的离开。

看到李海阔父亲的伤势并不算严重,七夏松了口气,暗想来的算是及时,好在并没有被打成李海阔说的重伤。七夏推开一脸凛然的盼惜,叹了口气:“她说的前半句真的是真的,我们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如果你肯相信我,我们会全力帮你讨回公道,所以你不要想着用死来为自己伸冤的想法了。”这番话果然奏效了,只见李海阔身子一震,他的父亲惊讶的问:“海阔,这是真的么?你怎么可以这么想?!”

“这里不方便说话,可不可以去你家,我会告诉你我的计划,一定可以揭开真相。”七夏笃定的说道。

李海阔家并不富裕,老旧的家具上面的漆已经开始剥落,留下丑陋的疤痕,客厅小的只能容纳沙发和一张桌子,三个人还好,五个人就显得拥挤了。七夏已经能体会李海阔的心情了,如今这地步,活着只不过是负担,谁说知识可以改变命运,那也永远是会被现实踩在脚下,然后肆意的对着无数努力向上攀爬的穷苦的人们嘲笑,以至让人们失去奋斗的毅力和勇气。

“李海阔,凭你现在的能力,你稀罕那个越中的保送名额么?到哪个高中你不是一样可以考进重点大学,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听闻七夏这番言辞犀利的话语,李海阔猛地抬起头大声辩驳:“我有那个能力!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他校长凭什么可以取消了我的保送名额,凭什么可以随便给我处分?”

“咽不下这口气又能怎样呢?能让你从此飞黄腾达么?一味的冲动,只会落得事倍功半的效果,看看你爸爸身上的伤,这还算轻的,万一今天我们不出现,你能想象到,万一你爸爸伤势过重了可怎么办?为什么不动脑子想一想,用鸡蛋碰石头,鸡蛋是会碎的,可是被拳头紧握的鸡蛋是会拼尽所有的力量反击的!找校长评理,除了会给自己难堪,如果真的能改变什么,如果你以为你有理就能在这个不公平的社会上讨回公道,那么你就去,就继续不思考的意气用事,如果不能改变,就要顺势借助别的更有力的力量去改变!”

听完七夏这番话的盼惜,经不住吃惊的张大眼睛和嘴巴,愣了很久。过了很长时间盼惜才告诉七夏,那个时候,她从心里真是由衷的佩服七夏,虽然用拳头握鸡蛋只是因为压力的作用,但是她说的那番话,真是完全的刨除了物理学还让人感觉如此有哲理和说服作用。

李海阔沉默了很久没说话,倒是一边用冰敷伤口的李海阔父亲开了口:“这些见解,我们怎么没想到,光顾着生气去找校长评理了。你说的对,这个社会,哪里有理可凭?那这件事,就要多拜托你了。不过,”李海阔父亲话锋一转,问道:“你为什么肯帮我们?”

“因为……”七夏淡淡一笑:“我不想看到悲剧发生。”

精彩评论:

说实话,景寻这本带点职场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李海阔,高三)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景寻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景寻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