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少爷是个兵》少爷 那十几个电话 BL 少爷是个兵都市风格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06 17:06:45

《少爷是个兵》少爷 那十几个电话 BL 少爷是个兵都市风格小说 连载中

《少爷是个兵》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扛剑儒生 分类:都市主角:霍蓝,张欢

扛剑儒生畅销作品《少爷是个兵》由扛剑儒生新出的都市风格的网络创作,主人翁霍蓝,张欢,剧情环环相扣,非常实力推荐。精彩内容试看:苏雨果很不高兴地把文件夹扔在桌子上,气愤地指责他:“这个纵横交错的南都开发有限公司的合同还没有付款,现在又签新合同,这是违反规定的。”“哈哈,并不是说两个合同的货款要一起支付。”“嗯,乍一看,没有信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雨果很不高兴地把文件夹扔在桌子上,气愤地指责他:“这个纵横交错的南都开发有限公司的合同还没有付款,现在又签新合同,这是违反规定的。”

“哈哈,并不是说两个合同的货款要一起支付。”

“嗯,乍一看,没有信用公司,这个小伎俩连我都骗不了,我真的不知道是谁经手的合同。”苏雨果的语气里流露出深深的蔑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80%的签名都是郭本人。所以他现在也有矛盾。我不知道这次他是否应该签字。霍蓝伸了个懒腰,对自己的恢复能力非常满意。

“所以他把你搞得一团糟?”

是的,如果他做得好,他就会失去一个隐藏的危险。如果我做得不好,他可以把黑锅推到我身上,然后直接离开我。”

“那我们就去找陈部长抱怨他吧。”

“等一下。不要着急,我们去看看吧。”霍蓝收好文件夹,他的屁股不烫,所以他想跑出去。他一刻也停不下来。

“好吧,我和你一起去。”

休雨果突然降低了声音,继续说:“你得告诉我他为什么被枪杀。”

一路上,霍蓝口齿不清,于是他把自己的拍摄经历改编成一个新时代的故事,讲述了四个善良的年轻人面对凶狠残暴的银行劫匪,勇敢行动,配合银行保安和保洁阿姨制服武装劫匪的故事。

当然,结局是勇敢的年轻人不幸中弹,最后坚持独自离开,隐藏功名……

“真的还是假?昨晚我没有看到任何新闻。

霍蓝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讲述故事的讲述者的真实故事,一个故事却陷入了一场骚乱,但是苏雨果眨了一双大眼睛,充满了怀疑,显然怀疑故事的可信度。

这一定是真的。欺骗你是没有用的。也许记者还没有得到消息。据估计,今天的晚间新闻将能够看到它。霍蓝只能继续努力编织,他不希望苏雨果,这样一个纯洁的姐妹纸牵扯到这个是非之中。

“谁说它不好?”你不是已经成功地在我面前塑造了一个新时代四个优秀青年的崇高形象吗?苏雨果凝视着霍蓝的眼睛,试图寻找一些线索。

“我以前在你眼里不够高吗?”

“如果你不提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幸运的是,这是一个幸运的时刻。如果你射中了心脏,你该怎么办?差不多有一点!”

“好吧,我向你保证。”等一下。这就是地址。霍蓝停下车,指着前门的牌子说:“南都纵横发展有限公司二楼B座。好的,我们进去吧。”

楼上,霍蓝发现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

没有电梯,走廊很窄,满是杂物。长椅、钢管和链条,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像是买垃圾的地方。

看来这家公司的实力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想这是一家没有信誉和实力的公司。否则,怎么能对20多万元的货物负责呢?”苏雨果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她的落脚点,生怕把她旁边堆积的纸板箱撞倒。

“既然我们都来了,我们进去拿最后一笔钱吧。”霍蓝似乎无动于衷,但忽左忽右,总是拉着伤口,隐隐作痛。

挤进这家公司很困难。

嘿,有前台吗?、

在前台,一位化妆很浓的年轻女士一边看电影一边看指甲油。当她听到敲门声时,她没有把它提起来。她直接问道:“是贷款还是强奸?”

走在他前面的苏雨果惊异地望着身旁的霍蓝,仿佛又在问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

“没有人?”

她似乎把苏雨果当成了一名公务员供养的大学生,想拿着一张幽会的照片敲诈钱财。他们对这种业务很熟悉,每个月都要接待好几次。

苏雨果听着薄雾,直到霍蓝拍了拍她的肩膀。他低声问道:“您好,我们是博文集团的销售人员。我们正在找张经理。

“张经理?”年轻女人想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你是说火鸟兄弟?”

“不,呃…我们正在寻找龙恒南都发展有限公司的经理张欢。苏雨果再次翻了一遍文件,确认他读对了。

“我知道。找张经理也是一样。进去,一直走到左边。”年轻女子挥了挥手,把头靠在桌上的指甲油上,不再和霍蓝说话。他们似乎觉得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苏雨果回头看着霍蓝。他的眼睛似乎在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霍蓝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那就直走左手边,大白天,怕他们抢?”

在那之后,他带头进来了。

现在终于清楚了,这家公司并没有取错名字。南方的首府是什么,很明显,一群歹徒在放高利贷。也许是因为高利贷行业现在还不是很混,已经开展了强奸、勒索、砸钱等一系列相关的副业活动。

果然,办公室里的桌椅都齐全了,但位置却满是烟头和啤酒罐,还有各种凌乱的衣服,乍一看,不像是一个合适的地方。

在唯一的一台电脑前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鼻子上的两个镜片有半枚硬币那么厚。他的桌子很整洁,上面散放着各种各样的存储卡。也许他注意到有人在看他。他抬起头,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电脑屏幕上。

霍蓝清楚地看到电脑屏幕上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视频,这个年轻人的工作就是把他们重新分类。这项工作显然相当艰巨。难怪年轻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疲惫不堪……

“李哥哥,你为什么不去?”苏雨果注意到霍蓝突然停了下来,正要转身。

不料,霍蓝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到不远处经理的办公室。“没什么,只是一时的好奇。”让我们快点完成这项任务。我邀请你中午吃烤鸽子,以弥补我昨晚放飞的鸽子。

苏雨果感到自己的肩膀上有一只粗壮有力的手,心中有几颗像鹿一样跳动的心。幸运的是,霍蓝身上的消炎液的味道并没有让她越陷越深。

“进来。”

收到回复后,霍蓝推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办公室宽敞舒适,与外面的环境大不相同。更让霍蓝大开眼界的是这里有浴缸和大床。

“张经理真的很喜欢。”霍蓝笑着说。

“不错,不错,哈哈……”三十出头的张欢带着男人的理解对霍蓝笑了笑,示意他们坐下,然后说:“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你们两个?”

苏雨果又看了看霍蓝,得到了他的赞许,拿出两份文件,说道:“您好,张经理,我们是博文集团的业务员。”这次我想和你们公司谈谈合作的问题。

嗯,是鲍恩集团。说更早。”张欢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目光直勾勾地扫视着苏雨果。他接着说:“顺便问一下,郭组长怎么没来?”

苏雨果感觉到了张欢的裸眼,心里十分厌恶。他开始觉得脸上有点不自然。他生气地说:“郭主席今天很忙,我们先和张经理谈谈细节吧。”

“没关系。不管怎样,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正如合同所说,这次我们还需要200套监控设备。最后一批警察有很多这样的人。真***郁闷!

“咳!但是张经理,您上次的货款还没有结算。已经超过最后期限一个多月了。说着,苏雨果还拿出了双方签订的合同正本,以及提单和收据。

“是这样吗?张欢不以为然地抬起腿,从容不迫地说。哦,我想起来了,你们的郭组长在签订合同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他拍了拍胸脯,向我保证博文集团的生意不错,我可以等到方便的时候再解决。

说到这里,张欢的流氓本性完全暴露了出来。他开始说:“现在我们的设备已经被警察没收了。没有设备,我们就不能做生意。如果我们不能做生意,我们就不能养活我手下的饥饿的狼。最后,公司破产了,我们仍然没有钱还给你们博文集团。为什么不呢,现在你可以给我200套设备,等你有了钱,你就可以一次性付款了。这是真的吗?

“张经理,对不起。根据公司规定,除非你支付最后27万元,否则我们不能再给你。苏雨果说要按规矩办事。

“规则已经死了。人是活的。如果这两项业务得到实施,那就是54万。我听说你们对这种业务有佣金,是吗?你不仅会得到更好的结果,而且还会得到一个很好的奖金。为什么不呢?张欢看到霍蓝病了,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眼睛更加放肆了,一直在苏雨果的胸口和脸上徘徊。

“张经理,这样的话,我认为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我们博文集团只能向法院申请仲裁,然后执行之前的合同条款。

苏雨果正要起身离开,张欢急忙说:“先别走。”让我们来讨论一切。谈生意,谈生意……排在第一位的是一个可以谈论的单词。我们怎么能在不谈生意的情况下做生意呢?

这时,从来没有说过话的霍蓝突然抓住苏雨果说:“是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不要先走。”

苏雨果疑惑地看着霍蓝,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张洹听了很高兴,也附和说:“这个小弟弟正在听他说的话。否则,办公室就会很闷,很烦躁。我何不请你到对面的俱乐部冷静一下,再谈一谈?

苏雨果转过头,望着窗外的足浴俱乐部。突然他看起来很生气。“好像郭先生一开始是在对方的俱乐部谈这件事吧?”

霍蓝感觉到了苏雨果的愤怒,伸出手又拉住她说:“我想张经理误会了。我说不要去,因为我们还没有收到最后一笔付款。收到货款后,我们还需要向公司汇报。至于第二份合同,我想还是推迟一段时间比较好。

“兄弟,如果你有钱,我就给你。”你看,这里没有鬼怪,城里的路很难走,做生意也不容易。张欢的双手摊开,典型的死猪不怕滚烫的姿势。

“每个人都知道。我已经谈论这个话题很久了,我给了经理一张脸。你要赶紧结清这笔账,免得暂时妨害太平。霍蓝捏了捏手腕,要求专业公司付账。似乎武力更直接。

刚才我只是想让苏玉国做一些练习,以免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如果她能得到那样的钱,恐怕只有佛才能帮助她。那些坏人放下屠刀,成佛了。

张欢的脸色稍有变化,但他还是挤出一丝微笑,问道:“嘿嘿,你确定吗?”

精彩评论:

说实话,这本小说《少爷是个兵》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都市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少爷是个兵》,作者(扛剑儒生)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