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抗日奇缘》五年回归有个女儿笔趣阁 by董澎澎 抗日奇缘T吧

更新时间:2020-10-17 08:24:45

《抗日奇缘》五年回归有个女儿笔趣阁 by董澎澎 抗日奇缘T吧 已完结

《抗日奇缘》

来源:互联网 作者:董澎澎 分类:青春主角:凌凤,少佐

新书《抗日奇缘》是董澎澎创作的一本青春风格的新书,主线人物凌凤,少佐,精彩情节试读:橄桢随同他们回来军部的路上,半路上遇见到林昭君和郭岚骑马擦肩而过,并打了一声招呼。林昭君看橄桢的身旁还有一位女子,飒爽英姿,长得标致,曼妙身材。凌凤对她们微笑着。两人觉得有点好奇,骑着马调头跑回来,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橄桢随同他们回来军部的路上,半路上遇见到林昭君和郭岚骑马擦肩而过,并打了一声招呼。

林昭君看橄桢的身旁还有一位女子,飒爽英姿,长得标致,曼妙身材。

凌凤对她们微笑着。

两人觉得有点好奇,骑着马调头跑回来,说:“橄桢同志,你好,不跟我们介绍介绍你身边这位美女吗,这么美好的阳光,就自己享受啊?”

“啊,什么阳光不阳光的啊,她是我患难之交,叫凌凤,江湖人称凤毛麟角。”

郭岚指着这些人问道:“你们带着这些谁的家眷去哪?”

凌凤微笑着说:“回军部,你们还没给我介绍叫什么呢?”

郭岚笑着说:“你打赢我再说,要不就免了!”

“嘿嘿,听起来你的名字很值钱啊,那就看看到我的手值不值钱?”

林昭君和郭岚两人不在军部,她们在某师部担任教练骑马。而凌凤在军部和橄桢一起当狙击手教练,橄桢出去执行任务去了,就剩下凌凤一人在军部继续当教练,眼看就要进入冬季了,军部给独立团准备一批过冬物资,需要一支分队押送,同时也要防备鬼子的狙击手,军部唯一的具有专长水准的狙击手,也是凌凤一人,橄桢外出执行任务还没有回来,军部就临时决定让凌凤担任物资押送的狙击手和分队一起出发。

凌凤看到郭岚如此娴熟溜马,自己不如用轻功来逗逗她玩。郭岚不知道凌凤已经走到前面去,自己不停的叫嚷驾,驾!马匹拼命的跑,主人也不给它喘喘气的机会,用尽力气来夹打马匹,让马匹跑得更快的一点。

当郭岚看凌凤在前面站着时,傻眼了,笑着对她说:“嘿,你什么时候跑到我前在去了?”

“先把你的名先告诉我!”

“哎呀,当真呀,我叫郭岚!”

“和你一起的那个女孩呢,她不会也要和我过招吧,再把名字告诉我吧,难道我的名字一文不值吗?不如我给你们出道题,你觉得怎样?赢了告诉我!”

“什么题目啊?”

“射击,搬文弄武也行,我这人挺爱广交结友的。”

“那好吧,就依你,咱们来个射击。”

林昭君不知道凌凤娴熟狙击特长,更不知道凌凤还懂马术,擒拿,武术,轻功等。郭岚领教了她的轻功,知道她不是个等闲之辈,轻功如此娴熟,身轻如燕。

橄桢问凌凤这是干吗啊?

凌凤轻轻的拍了拍橄桢的肩膀说:“她们想和我玩射击呢!”

“射击,难道她们不知道你的真功夫在射击之上?”

“管不了那么多,江湖规矩,总得有人破戒才算啊!”

这时,凌凤在自己的袋子里,掏出几样零星配件来,边看她们边组装起来,带着微笑对她们说:“你们尽管开口提条件!”凌凤歪着脑袋,春风得意的看了一眼橄桢说:“他是我的师傅,又是我的生死之交,你们说朋友也行,说情侣也罢,我们还没成亲拜堂呢!这会让你们大开眼界,谁为冠军!”

郭岚和林昭君相互对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便笑了起来。她们看到凌凤从袋子掏出那些东西的时候,似乎感到很惊讶,对她投来诡异目光,她是个狙击手?自己死定了,死定了!

这时,贺森走了出来说:“姑娘们,你们就不用比了,你们不知道的东西还多呢?凌凤是橄桢的未婚妻,两人在抗日救国中,杀死了许多鬼子,鬼子还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呢?所以,我介意你们就不用比了,要不你们就输得很惨的。”

林昭君和郭岚这时才知道自己太轻敌了,想不到她出道比我们还要早,不如和她结拜好姐妹吧!

两人向着凌凤双手抱拳地说:“我们结拜姐妹吧,你为上,是大姐,我们比你小,郭岚为二,我为三!”

林昭君说:“从此我们出生入死,一块打鬼子,你得教会我们远程射击。”

凌凤对她们说:“好,你们有时间到军部来,我一定教会你们绝技,不过提前来话,我得叫橄桢到山上去捕猎,野猪,野兔什么的。我们经常到深山老林子去捕捉野兽,还有山鸡呢!”

“好了,时间有限,择日再去!”

她们总算了结了这个纠结。

凌凤对橄桢笑着说:“我给你找回两个妹妹了,今晚你得赏我点什么啊?”

橄桢想了想说:“行,没问题,我现在就去找野味回来让你尝,叫上老班长帮加工一下,也让部队首长尝尝大山里的野味。”

贺森一听,山上有野猪,野兔,自己还有点馋涎欲滴了。对橄桢说道:“赶紧去啊,还等什么?”

橄桢叫凌凤护送那些绿林军的家眷回军部去。橄桢叮嘱分队的同志,要把他们安全送到军部。

就这样,一个借口,让凌凤回军部去了。

橄桢和贺森商量对策,为了打听科学家的下落,不得不再次去会一会咱们的老朋友——娌惠民子!

贺森对橄桢开玩笑地说:“哎,日本的美女真漂亮!”

“怎么了,想找个日本美女做老婆?你真行啊,现在是中日战争年代,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可没说啊,这是你说的!”

“嘿,我说了又怎样?我要是娶了个日本美女做老婆,那个凌凤不把我家的瓦片翻下来晒才怪呢?”

“得得得,就知道你想说我?”

“好了,说正经点的,说到日本美女,我们真的要去拜访我们的老朋友,日军特高课女机关长了!”

“对,我们不管他们的本质有多坏,大敌当前,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救国,不做亡国奴!我们也应该好好的利用他们的脑袋来换取我们想要的情报。”

“娌惠民子,她目前还不知道我们是八路军的侦察兵,我们要好好的利用这条线,来寻找我们要的情报。”橄侦点燃了自卷熟烟。

“我们给他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贺森挠着头笑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橄侦深思熟虑地说。

贺森笑道:“暗战层出不穷,这是一种谋略战术!”

由于藤田佐阁将军在军事上犯了一个严重错误,被调遣回日本接受调查!

山本雄磉大佐临时代理了他的司令官职务,然而,娌惠民也得到山本雄磉大佐的称赞和提拔。

橄桢正是利用这点趁热打铁,继续饰演好田坂次太郎这个主角。这就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叫做“瞒天过海!”

交通员小韩坐上南下的火车,敌人的鹰犬很快就嗅觉到了气息。交通员小韩怀疑有人跟踪他,在半路上跳下火车,又换上坐汽车到了下一站,再坐另一火车南下,甩开了敌人的跟踪。但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交通员小韩感觉到这趟列车上还是有盯梢,一点也不安全。

然而,鬼子也注意到了城区交通联络处。小韩也觉得交通站已经受到鬼子的鹰犬控制了,所有交通要员必须马上撤离。当他返回城区交通站的时候,门口已经有了鬼子的鹰犬监视着。职业的敏感,知道大事不好,交通站暴露了。

这时,一个汉奸领着五个日军,押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囚犯走进了交通站。

小韩不认识那个陌生人,猜想那名陌生人有问题?要不怎么会和敌人进入了这个交通站?但小韩一时想不出这人是谁?交通站的负责人陈跌丽去哪儿了?

从这些细节的问题上,也许是叛徒的出卖,使交通站遭到破坏。交通站的地下工都到哪儿去了?难道她们不知道这里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吗?一串串的问题?萦绕小韩的心坎,想摆脱辨析,只有找到她们的行踪,才知道这些谜团!如今,敌人掌控了这里的交通联络处。

陈跌丽是这儿的交通地下领导,她一大是就离开了交通站,还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等到办完事回来时后,被鬼子和鹰犬恭候多时,请到了宪兵队。

小韩眼巴巴的看到陈跌丽被鬼子和鹰犬带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橄桢和贺森进城后,正想进入娌惠民子的办公室时,意外看到一辆鬼子的军车停在鬼子的宪兵队的门口,一位中年妇女被推下了车,几个鬼子和鹰犬护送她走进了那间阴森森的房子。贺森认识她,拉着橄桢到角落说:“那位中年妇女是这里城区的交通站的领导,叫陈跌丽,看来那个交通站被鬼子发现了。”

两人身穿着日军军官的衣服,来到一小酒楼,假装点的都是日本菜,两人借此时间想办法,并不是以酒为乐。

橄桢知道这时候急也没有用,必须谨慎想出一个好办法来,既不被鬼子发现,又能瞒天过海的计谋。事态迫在眉睫上,一要救人,二要找出科学家的下落。

橄桢知道这时候的贺森乱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他漫不经心的掏出熟烟丝,自卷一支喇叭烟,含在嘴上,没有划火。于是又拿下那根烟,深思熟虑的思考,贺森的目光转移在橄桢的脸上,对他大骂,说:“哎呀,这时候,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们的同志,再不营救就迟了,她是个女同志?”

难道橄桢不比他着急吗,心急如火,借着那根火柴,点燃了嘴巴上的烟,恨恨抽了几口,浓浓的烟雾弥漫整个房子,桌子上的菜也凉了,一点都没有动过筷子。

宪兵队的审讯室。

陈跌丽被鬼子严刑烤打,抠不到半点有用的情报。

坂田少佐是鬼子的宪兵队队长,他在汉奸的陪同下,走了进来那间阴森森房子。

这时,陈跌丽认出了那位翻译官,他不是百事乐的夜总会老板吗?怎么一转眼就成了鬼子的翻译官?难道他就是破坏交通站的叛徒?

翻译官走到陈跌丽的身边,点头哈腰笑道:“陈女士,你怎么到太君的宪兵队来了?犯什么罪啊?”

陈跌丽对他满腔怒火,目光如炬,恨不得对他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翻译官被陈跌丽骂得狗血喷头,大汗淋漓,只好躲到太君的背后。

坂藤少佐伸手摸着陈跌丽的下巴:“陈女士,我们的士兵太不懂得照顾好女士了,我得向你道歉,你在那个交通站干了多久,都和哪些人接触来往?发出的情报,又往哪儿发?是不是延安,重庆,上海等这些地方?”

陈跌丽没有开口,歪着脑袋不理他。

坂藤少佐的办公室。

这时,宪兵队办公室来了两位长官,他们是田坂次太郎大佐和伊春小野大佐,一前一后,走进了坂藤少佐的办公室。

田坂次太郎对那士兵招手,用日语和他说话:“你几岁了,来中国打仗习惯吗?”

那名勤务兵觉得有这么个高级长官和自己说话,感到无比的荣、幸和快乐,兴奋,他笑眯眯的,说:“报告,十七岁!”

“十七岁,还是个孩子,你家乡是哪儿的?”

这时,坂腾少佐走了进来说:“是田坂次太郎,这位是……”

“噢,他叫伊春小野大佐,他和我一起从东京过来的,无意间路过你们这里,只好打扰你了!”

坂藤少佐笑着说:“没事,巡查工作是应该的!”

贺森满脸胡子,端起茶杯时,发现一名鬼子朝着自己瞪眼,他大怒起来,朝他走过去,大大咧咧地叫骂:“八嘎!”说完就扇他几个耳光。

那鬼子不就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吗,被贺森扇了几个耳光,口鼻都流血了。忍辱偷生,低头答道:“是是是!”那脸上几乎感到火辣辣的,隐隐约约的疼痛,眼泪夺眶而落。

坂藤少佐叫士兵出去。

那个勤务兵的小孩也看到这场面,害怕了起来,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生怕被这个大个子欺负,扇出岔子几个耳光,浑身发抖,牙齿咯咯响!

田坂次太郎对这位小孩说:“放心,他敢对你无礼,我就对他撤职查办,别怕他!”

坂腾少佐欣赏田坂次太郎爱士兵,有大将军的风格。

橄侦和贺森推托有公务在身,正想和坂腾少佐招呼离开。

一位士兵进来报告说:“急电!”

坂藤少佐仔细阅读了电文,电文上提到要把这位女交通要犯交给前来的两位最高长官押送上火车站,时间还有一个钟头。田坂次太郎假装接过电文阅读起来,又对坂藤少佐说道,我们对中国通不是很熟悉,请找一位翻译官与我们同行吧,这样比较妥当些。

坂藤少佐觉得到了司令部,翻译官随同去也有道理。于是叫勤务员把翻译官找来,当翻译官走了进来时,看到有两高级日军长官要提犯人,要自己当翻译官,以为自己快要升职了,财路滚滚而来。他嬉皮笑脸对田坂次太郎笑着说:“太君好!”

橄桢假装不懂听中国话,要他翻译过来说。

橄桢对他点点头。

两名随身警卫押送了女犯陈跌丽走出了宪兵队的门口,坂藤少佐握住田坂次太郎大佐的手,让他向山本雄磉司令官问好。

宪兵队派遣小军车护送他们到火车站,而那名翻译官万分的高兴,这次陪同两位高级长官去司令部,自己再也不给坂藤少佐做事了,官升一级,这是遇上了贵人,让自己的风水轮流转了!

陈跌丽认识贺森,知道是八路军的人正在解救她离开鬼子的宪兵队。

他们上了火车,坂藤少佐向田坂次太郎大佐,还有伊春小野大佐敬礼。

火车缓缓启动……

精彩评论:

青春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凌凤,少佐)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凌凤,少佐),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