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花开龙门镇》西北桥龙门镇 H 花开龙门镇主角是张兰心,石枫生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6 15:01:30

《花开龙门镇》西北桥龙门镇 H 花开龙门镇主角是张兰心,石枫生的小说 已完结

《花开龙门镇》

来源:互联网 作者:与狼共舞 分类:职场主角:张兰心,石枫生

《花开龙门镇》作者:与狼共舞,职场类型作品,主角:张兰心,石枫生,本新篇精彩片段试读:张兰心反应过来,心情瞬间就不好了。“你……你刚才在偷看?”张兰心瞪着石松生,质问着。“没有偷看啊,我是光明正大地看。这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大路边,谁规定我不能看了?”石松生一脸无辜的样子。“你……”张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兰心反应过来,心情瞬间就不好了。

“你……你刚才在偷看?”张兰心瞪着石松生,质问着。

“没有偷看啊,我是光明正大地看。这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大路边,谁规定我不能看了?”石松生一脸无辜的样子。

“你……”张兰心一时语塞,蹙了好看的柳叶眉,恨恨地跺跺脚。

石松生瞥张兰心一眼,脸上含笑,过来把张兰心背上那只旅行背包也准备取下来。

他的笑容很温润,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人感到安定平和,冲淡了张兰心心里的不快,让她有些生不起气来。

张兰心顺从地把背包给了他,随他走到三轮车前,把背包里的小挎包取了出来,里面有钱和重要证件。

“咳,看就看呗。好色之心人皆有之。张老师,你别见怪。我们这里漂亮的女人少,像张老师这样天仙一样的人儿更是没有,惹人注目是难免的。松生,你偷看了人家张老师,就该给人家道个歉啊。”石枫生笑嘻嘻地说。

石松生看看石枫生,又看看张兰心,说道:“这个还要道歉吗?我再解释一下,我真不是偷看——谁路过也会看见啊。”

“算了,算了,不用道歉了。这事不提了,就算过去了。”

张兰心不想就这事纠缠不清,只得咧咧嘴角,表示她不计较了,“石老板,那麻烦你帮我把行李送到镇中门卫室就好了,已经非常感谢了。这会儿太阳太毒了,你们赶快走吧。”

“哎,张老师,你这样说可就有些不对了。”

石枫生见张兰心的目光被成功吸引过来,嘴里更是滔滔不绝了,“且不说你是老师,我们应该尊师重道,最重要的是,你这细皮嫩肉的,怎么能让你在太阳底下这样暴晒呢。我是知道的呢,你可是已经走了不少的路了,刚才我骑车过来的时候,看见那辆破客车还在那里修理呢。你再这么走下去,就是到了学校,只怕要晒掉一层油皮了,漂亮打了折扣不说,哪还有精神去见领导呢。”

石枫生极力劝说,顿了顿,咽了一下口水,继续道:“这个第一印象很重要,要是让领导看见你满头大汗,疲惫不堪,印象多不好啊。对吧?来,坐我后边,我送你到镇中。反正我顺路,你就不用客气了。”

看着石枫生这么热情,张兰心觉得不好过分驳他的面子,以后低头不见还抬头见呢,所以她只得点头道:“好吧,那就多谢了。”

张兰心坐上了摩托车后座,但用右手撑着后架,左手拿着刚采的野花放在自己和石枫生的身体之间,与石枫生保持着距离。

石枫生侧头,对石松生得意地眨眨眼,说道:“我先把张老师送到镇中,你慢慢来。我们在镇中等你哟。”说着一踩油门,摩托车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摩托车速度很快,风声呼呼从耳边吹过,张兰心头上的太阳帽差一点就吹掉了。她忙用拿花的左手压住帽子,可是花瓣又被吹掉了一些。

张兰心只得向前凑了凑,对石枫生说道:“麻烦你……开慢一点啊,花都快吹得掉完了。”

石枫生立即重重地踩了一脚刹车,张兰心的身子往前一栽,柔软的胸脯立即压在了石枫生后背上。

张兰心赶紧拉开身子间的距离,心里有点恼怒。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石枫生故意为之,可是现在坐在人家的车上,骑虎难下,不舒服也只能忍着。

转过几道山弯,下了一道长坡,大约十来分钟时间,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一个图画般的小镇赫然在目了。

龙门镇坐落在一大片开阔平坦的原野上,四周环山,一条小河蜿蜒流经小镇旁边。山青水秀,远远望去,房屋毗连,错落有致,很有些人烟兴盛的样子。

张兰心回头望了望,后面是连绵的大山,像一道巨大的门将龙门镇与外面的世界隔开。她猜想,或许这就是龙门镇的由来吧。

平坦空旷的田间全是收割完留下的稻茬,偶尔有一头牛在田间悠闲地吃草。

这些景象都让张兰心这个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姑娘感到新奇和兴奋。

摩托车在离镇子几百米远公路旁的一幢新建大楼处拐了弯,经过楼前一片坑坑洼洼的路面,来到楼下正中大门前。门前贴着墙根停放着两辆摩托车和一辆现代小轿车。

太阳从大楼背后照射过来,门前有着一大片阴影。张兰心立即感到了一阵清凉。

石枫生说:“这就是镇中,以后你就在这里教书了。”

“这就是镇中?”张兰心吃惊地反问。

一所中学校,居然只有一幢楼!

刚驶入这里时她只是有些怀疑,但这种猜测一旦被证实,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大楼只有四层,不是很高,但在四周空旷的田野之间却显得很突兀。楼前有一大片杂草丛生的空地,大约就是以后的操场了,坑坑洼洼,还留着建修大楼时大型机动车深深的车辙。

在张兰心的想象中,一个镇子的中学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如此简陋,至少还应该有配套的宿舍楼、食堂什么的吧,可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让张兰心的心里一时有些适应不过来。

就这个样子的学校,怎么教学和生活呢?

看着张兰心吃惊的表情,石枫生脸上现出一丝同情:“这个学校是今年上半年才动工新建的。要知道,这些年我们这里的孩子们上初中,只能到三十里外的青山镇的青山中学去,后来县教委见我们这里人口比较多,上中学的孩子也多,青山中学容不下我们这个镇子的所有学生,才决定在这里新建一所初中学校。我听说啊……”

他的眼光并不在这幢楼房上停留,而是目光游移着,不时看看张兰心,又看看张兰心背后远处的山影,“这里的老师有好多是新分配来的大学生,还有一些就是从其他小学抽调过来的老师。人家那些小学的老师倒是巴不得到这里来呢。对他们来说,这可是升了一级呢。”

精彩评论: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花开龙门镇》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与狼共舞)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