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浮世知行》浮世三千 武侠类型小说 浮世知行by秋来当思我

更新时间:2020-06-04 17:10:58

《浮世知行》浮世三千 武侠类型小说 浮世知行by秋来当思我 连载中

《浮世知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秋来当思我 分类:武侠主角:陈修,张冲

《浮世知行》作者:秋来当思我,武侠类型小说,传奇人物:陈修,张冲,本佳作精彩内容:夜,黑漆漆。林,静悄悄。“这就是荒元界?”一个声音触破静夜,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声轻叹传来,另一个声音道:“别废话了,先找个地方休息。现在两眼一抹黑,只能等天亮了。”晨曦笼纱,鸟声初鸣。和谐的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黑漆漆。

林,静悄悄。

“这就是荒元界?”一个声音触破静夜,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声轻叹传来,另一个声音道:“别废话了,先找个地方休息。现在两眼一抹黑,只能等天亮了。”

晨曦笼纱,鸟声初鸣。

和谐的林间,突然响起一声尖叫。接着,又传来重物坠地的“噗通”声。

“怎么了?”树上有人问到道。

树下直挺挺地躺着一人,一身灰布短衫,身上遍沾着草皮泥土,嘴里哼哼唧唧的,却不是张鲁是谁?

“我去周边看看。”从树上跳下来的陈修,也是一般的打扮。

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留下这句话,便走了。

这里看起来,就是一个颇为寻常的树林,但两人都感觉有些异样。

带着一丝不确定的疑惑,陈修在周围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最后,干脆找了棵高树,爬上去往周围望去,竟然是一片望不到头的森林。

当陈修一无所获地走回来,张鲁已经支起了火堆,上面还烤着一条大蛇,花白的蛇皮随意地扔在一旁。

“怎么样?”张鲁抬头看了一眼。

“这片林子不小,什么也没发现。”

张鲁一边添着柴火,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没事,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咱们先把这害人的长虫度化了,指不定一会就有主意了。老师把咱俩扔这儿,总不至于,是让咱俩当野人吧?”

陈修呵呵一笑,道:“嘿,说得有道理啊。”

他抽了根树枝,指着烤得吱吱冒油的蛇肉,笑道:“昨晚,你不会是,搂着这玩意儿睡得吧?”

张鲁两个肩膀一抖,斜着眼看向陈修,咧着嘴道:“你怎么是这种人呢?”

陈修抿嘴一笑,道:“我跟你说,我以前听过一个传说。说是一个放牛郎,救了一条蛇。而那蛇呢,却是修炼有成的精怪。之后,它幻化成一个美丽的女子,前来报恩。”

张鲁眨了眨眼,颇为惊奇地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那蛇精把放牛郎,吃了。”

“吃了?”张鲁喉结一颤,嫌弃地盯着他,“你怎么,还有这种恶趣味呢?”

陈修笑了笑,道:“呐,人吃蛇,蛇吃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张鲁竟无言以对,转头双手合十,对着那蛇一拜,念念有词:“蛇大哥,今日吃你实非得已。杀你之人,是我师兄陈修。他日报仇,但寻他去,莫来找我。但寻他,莫找我!”

他一顿祷祝后,将蛇一分为二,递给陈修。

陈修摇了摇头,看得直发笑。

两人迅速吃完,选了个方向,便开始寻出路。直到日上中天,除了野果采了一兜,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张鲁一屁股坐下,道;“歇会吧,好累啊!”

他说着,拿起个野果子咬了一口,皱着眉咂巴几下嘴:“有点涩。”

“嗯?”陈修疑惑地盯着他,眼神一转,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不大一会,陈修睁开眼,道:“我好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什么地方?”

“这里,应该是修行者的试炼地。你运功试试,看看什么感觉?”

张鲁依言盘腿而坐,闭目运功。气随意动,开始还没有什么异样,几个周天下来,却没有了往日充盈阻滞之感,反而气感在不断削弱。

张鲁急忙收功,略显紧张,道:“很奇怪,运功回不了气!我,我感觉自己,就像个漏水的桶一般。我的气感也变弱了。”

“我以前听说,试炼之地,也称无元之地,乃是天地自成的奇境,其间,没有支撑修行的‘元’存在。因此,修行者在试炼地内,体内的元气,便如无源之水一般,无法补充。”陈修将自己所知娓娓道来。

所谓的试炼地,其实就是修行者培养后辈子弟的基地。自有修行以来,一代代的修行者不断求索,慢慢发现,修行就是将天地中的一种物质,通过各种法门纳入体内。这种物质,修行者将之命名为“元”。

单独的“元”,本身并无奇异。但是,当第一个人,将之与意念结合,创出如今修行者所称的“元气”,从那一刻起,修行界的大门,真正地打开了。从此,世人宛如发现了成仙化神的天梯。一代又一代的修行者,苦心孤诣,将元气的积累运用,推向了如今兴盛繁茂的境地。

后来,一些修行者渐渐发现,这世上还有一些地方,“元”很少,甚至可能根本不存在。修行者称之为,无元之地。最开始,人们认为无元之地,是不详之地。直到绝弃居士,发现了它的秘密。

绝弃居士,本名无考。据说,他是一名心灰意冷的修行者,因隐居于一处无元之地,意外发现无元之地,竟然能够无形中锤炼体魄,对修行有很大裨益。而他并未刻意保密,这个秘密,遂渐渐流传于修行界。

一时间,天下震动。各大势力闻风而动,大大小小的无元之地,迅速被瓜分殆尽。

围绕着无元之地展开的争斗,历久难休。在很长一段时期的动荡之后,妥协合作,成为唯一的出路。修行界,始称无元之地,为“元界”。

最终,八处最大规模的元界,成为修行界,共有的试炼之地。修行者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为之命名。譬如,荆州的荒元界。

至于其他已知未知的大小元界,不可避免地,被各大势力占为己用。像大乾朝廷,已知的,便有三处规模不小的元界。而太虚山,明面上,也占着一处。

元界稀少。

就算所有的元界都开放,也不可能,满足所有修行者的需要。虽说八大元界是共有,但普通修行者,若想进去试炼,也并非易事。

以荒元界为例。试炼规则明确,每个试炼者,一生只能进入一次,且不得在内超过一年。而荒元界每年的试炼名额,是二百人。

这两百个名额,自然宝贵,但也烫手,不可能被谁一言而决。因此,荆州成立了荒元界修行会馆,负责荒元界试炼的,一应事宜。会长为三年一届选任,不可连任。不过,散修毕竟无力,历届会长,还是基本不出五大门派之外。

这五大门派,分别是玄岳派、赤帝门、九宫山、玄女宫、莲花寺,皆是门下修行者上千的大势力。放眼天下,也算得是,一等的修行门派。

既然荒元界修行会馆,是五大门派轮流坐庄,这试炼名额的大头,自然就归在五大门派手中。当然,五大门派也不好过分,半数的名额,总归是要放出来的。

不过,这一百个名额,也有讲究。不光要分给荆州一些有名有号的小门派、散修名宿,还要照顾到荆州以外的修行大派。

而陈修和张鲁,能入荒元界试炼,自然是老师陈福通的缘故。

荆州大儒陈福通,虽未开山立派,却是扬名甚早的修行前辈,比之一般门派的掌门,也是不遑多让的。

实际上,荒元界修行会馆,每年都会分派两个名额,给开明书舍。众所周知,陈大儒座下弟子只有六人,岂能用到这么多名额?显然,这涉及到荆州修行界的利益分配。名额用不用?怎么用?那是持有人的事,会馆只管分配。

简而言之,修行界大大小小的门派势力,通过试炼名额的分配,几乎可窥,各家实力的大概。

陈修虽贵为皇子,踏入元界试炼却是头一遭。

这其实不奇怪。南陈虽然称国,但其大小,不过与大乾数府之地相当,修行水平更是与大乾相距甚远。可以说,南陈之于大乾,无异于乡村,之于金陵。先不说南陈有没有元界,南陈的修行者,对元界的认识,甚至还停留在无元之地,遑论发掘利用元界?

虽然他二人对元界的认识,一穷二白,但至少都知道这是好事。

当下,两人也不担心了。稍作休息,决意先就近攀上山坡高处,好寻个出路。

“哎,师兄,师兄,看那!看那!”张鲁一边喘着气,一边兴奋地指向远处。

那里,依稀可见屋舍数排,掩在层层叠叠的树梢里。

陈修顺着他的指向看去,颇为释然地吐了口气。

他回首看了看,身后隐隐约约的一片绝壁,道:“总算有着落了,走吧。”

望山跑死马。

两人找准方向,一路披荆斩棘。也不知多久,终于豁然开朗。

汪洋般的缤纷色彩,映入眼帘,却是好大一片桃林。想不到这时月,此地竟然还是花叶相映,如春一般。

透过树林花海,影影绰绰的屋舍,就在前方。

两人沿着小径向前,渐渐看清。那是稀稀疏疏的几排木屋,外面都用略低的木篱笆绕着。在小径的尽头处,立起一座简易牌楼,供人进出。牌楼上刻着三个大字,“桃花居”。

“什么人?!”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闪了出来。

两人正不知怎么回答,那身影已经靠了上来。

来人一身布衣短打,是个圆脸青年,倒是颇为面善的样子。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人,出声道:“外面来的吧?可有信物?”

“是这个吗?”陈修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铜牌,伸向前去。

青年将两人的铜牌都接了去,颇为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笑着递了回去。

“果然是新来的师弟,我叫张冲。”

陈修一拱手,道:“张师兄,幸会!在下陈修,这位是我师弟张鲁。”

张鲁也跟着拱手行了一礼。

张冲拱了拱手,道:“行,两位师弟跟我走吧。”说着头微微一偏。

张冲边走边说:“不知两位师弟师承啊?”

陈修回道:“哦,我二人都拜在,开明书舍陈福通先生门下。”

“原来是陈先生的高足,失敬了。”张冲笑着道,忽地身子一顿,驻足转身,欲言又止。

见两人疑惑地看向自己,张冲稍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穿过牌楼门,才发现里面占地颇大,百步外的木屋只占了一角。

张冲带着两人,走到第一排正中的一间木屋门口,轻轻叩了叩门,便安静站着等候。

不大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开。只见一个干干瘦瘦的老头站在门里,一身灰扑扑的长袍,一支木钗随意地插在发髻上,那木钗怎么看,都像是随意折的桃树枝。

张冲肃然长揖,口称:“李先生安!”

陈修、张鲁也依样行礼。

李先生淡淡地看了扫了一眼,微微颔首,“嗯”了一声,道:“何事?”

张冲道:“这两位是新来的试炼弟子。”

“令牌。”

张冲回身道:“将令牌取来。”

两人掏出令牌递给张冲,张冲接过,急忙上前递给李先生。

李先生接过令牌,看也不看,道:“你带他们去吧。”

张冲后退两步,口称:“是!”长揖而下。

李先生微一点头,哐当一声将门关了。

张冲轻松一笑,道:“走吧,先跟我去领被褥。”

兜兜转转,好一会,三人来到几间旧屋前。

“砰”的一声,张冲推开一间房门。扑簌簌,一阵灰尘冒起。

他抬起手扇了扇,转身朝抱着被褥的两人,道:“这是你们的房间。咳咳,挺长时间没人住,你们一会儿打扫打扫吧。”

陈修透过门向里面瞧了瞧,微微皱了下眉,道:“张师兄,敢问这荒元界试炼,可有些什么规矩?”

张冲道:“正要给你们讲呢。咱们荒元界规矩不多,就几条:一是试炼有期,任何人只有一次机会,而且试炼期,最长不得超过一年。二是年龄有限,试炼者年纪,不得超过二十五岁。三是外物禁入,试炼者不得携带任何外界物事入内。四是外事禁言,试炼期间,不得与试炼监督员,以及试炼者以外任何人,提及有关修行乃至外界之事。五是自力更生,试炼者初入,只可在桃花居,享受三天免费食宿,之后但凭自身。六是优存劣汰,试炼者每月,需向桃花居缴纳供奉,供奉不足最低限额者,当月试炼评判不及格,连续两个月不及格者,立即结束试炼,遣返。”

张鲁听完在一旁嘀咕:“本来身上除了那块破牌子,就什么也没有。现在真是兜里比脸还干净,还要交什么供奉?”他说着,两手在身上摸了一把。

陈修接着问道:“张师兄,供奉要缴纳的是什么?”

张冲点点头,道:“你这个问到点子上了。过几天你就知道,荒元界是没有钱币的,大多都是以物易物。所以,供奉会有一份目录。基本上,所有生活所需之物,都能作为供奉上缴。”

“这些东西,我们要怎么获取?打猎吗?”陈修右手轻抚额头。

张冲叹了口气,道:“这也是大多试炼者,最苦恼的问题。打猎?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这周围容易打到猎物的地方,早被以前那帮前辈,清理得差不多了。到现在,想打猎也行,那就得上黑熊林了。不过,我劝你们别莽撞,那里可是死过不少人的。”

“当然,除了打猎,那真是干什么的都有。铁匠铺里当学徒,穿村过镇打短工,还有给人放羊放牛的呢!”

张冲说完,摇了摇头:“你是不知道,多少人就为了这月供,啧啧……”

张鲁瞪了瞪眼,道:“我怎么感觉,像是回到临尘了?修行者的脸面呢?”

张冲笑道:“兄弟,虽然事实如此,但你可别到处嚷嚷,容易挨揍。”

陈修笑了笑,道:“这一路麻烦师兄了。如今我俩,也没办法招待你,改天,改天我们一定请师兄吃饭。”

张冲稍一拱手,道:“师弟客气了,分内之事而已。那我先告辞了,今后有什么事,只管去丙号楼寻我。”说着向稍远处的房子指了指。

“一定一定。”两人一边拱手回礼,一边应承道。

待张冲走后,两人便抱着被褥进了屋。

荆州城,开明书舍。

谢苒正给老师陈福通奉茶。

“老师,七师弟和八师弟,应当到了桃花居吧?”

陈福通微微颔首。

谢苒偷瞧了一眼,见老师正闭目养神,开口道:“去年,我们在荒元界,跟九宫山和莲花寺,颇有些冲突。我担心,两位师弟在里面,怕是不太好过?”

“呵呵,修行岂能一路顺畅。说起来,你师妹,真是个能惹事的性子。难为你们这些师兄弟,总是替她遮掩。”陈福通睁开眼,抬手止住了想要开口的弟子。

“我对小七小八,没有任何交代,就把他们扔进了荒元界。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陈福通端起茶碗,吹了吹。

谢苒看着低头喝茶的老师,出声道:“是有一点。”

陈福通将茶碗搁下,道:“我希望你们都明白,修行,不是一条既定的路。有什么荆棘?见什么风景?要自己选定。”

“为师也看不到,道的尽头。所以,我更希望你们,能走出自己的道,去开拓更多可能。”

“万言不如一行。就像,我一直希望,你能走出去。不要浪费了,自己的天赋。”

看着低头不语的弟子,他又释然一笑:“这本也怨不得你,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又多少人,且羡慕不来?”

精彩评论:

作为一名在武侠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浮世知行》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陈修,张冲)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秋来当思我)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浮世知行》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