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从天降:靳少的合约新娘》婚从天降勒少的合约 御姐 婚从天降:靳少的合约新娘HE

更新时间:2020-05-19 14:00:40

《婚从天降:靳少的合约新娘》婚从天降勒少的合约 御姐 婚从天降:靳少的合约新娘HE 已完结

《婚从天降:靳少的合约新娘》

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栗影 分类:豪门主角:靳乔衍,费腾

经典辣文《婚从天降:靳少的合约新娘》是小栗影原创的一本豪门风格的网文,传奇人物靳乔衍,费腾,书中主线围绕:靳乔衍回卧室后就没有再出来过,翟思思在吧台上站了一会,便收拾行李去了。她的东西并不多,三头两下就全部打包好,刚把行李箱的拉链拉上,客房门被人敲响。卧室内的靳乔衍没有动静,翟思思可没奢望大少爷能出来开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靳乔衍回卧室后就没有再出来过,翟思思在吧台上站了一会,便收拾行李去了。

她的东西并不多,三头两下就全部打包好,刚把行李箱的拉链拉上,客房门被人敲响。

卧室内的靳乔衍没有动静,翟思思可没奢望大少爷能出来开个门,便起身跑到门前。

门外是托着托盘的费腾,他喊了句小心烫,端着东西走进客厅,放在桌面上。

“夫人,我让厨房煮了点白粥,还做了碗姜汤给你驱寒,这里不比华夏,没有酸菜下粥,不过我找到了泡菜罐头,你要是胃口不好,也得将就吃一下,吃完了再吃一点药,飞机上好好睡一觉,睡醒感冒就好了。”

费腾将托盘里的东西逐一摆在桌面上,坐在沙发上的翟思思心头一热,鼻尖发酸。

都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她也不例外,成为靳家大少奶奶这一个星期以来,她负隅顽抗她独自前行,费腾突然对她这么好,无异于给予了黑暗中的她一抹阳光,说不感激那是不可能的。

望着他憨厚的身影,翟思思由衷地道谢:“谢谢你。”

费腾将罐头撬开,把叉子往上面一晾,低下脑袋回视着她:“谢我干什么啊?我就是按照衍哥的吩咐做事,这些都是他刚刚发信息让我去准备的。”

不然以他的粗枝大叶,怎么可能想得这么细,怎么可能想到翟思思正在生病嘴里乏味,来碗白粥泡菜正好不过?怎么可能想到翟思思着凉了需要喝姜汤驱寒?

靳乔衍?

闻言翟思思往卧室望了一眼,卧室的门虚掩着,她看不到靳乔衍的身影。

原来刚才他默不作声玩手机,是吩咐费腾给她准备吃的?

当接收的信息和心目中靳乔衍高高在上的形象产生冲突时,翟思思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于是便把注意力放在吃的上面,和什么过不去也不能和身体过不去,别人生病了都是病恹恹地等着伺候、强撑到身体实在受不住了才打针吃药,她却相反,只要身体出现不适的警告,她会立即吃药或补充免疫力。

不是因为她是医生,明白病从浅中医的道理,而是她一旦病倒,没了收入,家里就难以支撑下去。

所以她不能倒,不管是工作,还是和靳乔衍的契约,她都必须要咬牙撑到最后一刻。

伸手欲要端起白粥,这才注意到费腾端来的姜汤共有两碗,疑惑地问:“怎么是两碗姜汤?”

费腾回答:“哦,另外一碗是给衍哥送去的。”

翟思思又问:“他也感冒了?”

费腾“哎”了声,坐在她身边低声说:“昨天是衍哥找到你的,你晕过去了是没见着,他把你抱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脸比我家锅底还黑,一放下你就打了好几个喷嚏,估计到现在鼻子还是不通气的。”

翟思思眨了眨眼:“都湿透了?”

不是打伞了吗?

费腾几乎要翻白眼:“抱着你还怎么打伞?其实衍哥对朋友挺仗义的,要不然他昨天大可以不管你的生死,在公交站等人来了再把你送医院去,但他想也没想就把你给抱回来了,浑身湿漉漉的一句怨言也没有,还交代酒店找个女服务员给你换衣服擦身体,都把自己弄感冒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靳乔衍那么狼狈的模样,当然了,靳乔衍哪怕浑身湿透了,脸还是帅的。

翟思思愣住了,要说白粥泡菜已经令她够吃惊的话,这会儿费腾说出来的话彻底把她给炸懵了。

昨天是靳乔衍把她救回来的,她刚才不但没给人好脸色,还小肚鸡肠地腹诽他,倒显得小气了。

突然身后传来靳乔衍冷清的声音:“费腾,你不想回国了?”

费腾一个抖擞,立即朝门外走去:“那个,衍哥,我还没收拾好行李,我现在回去收拾,你们慢慢吃。”

说罢撂下震惊得久久不能平复的翟思思一溜烟跑了。

靳乔衍瞥了眼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翟思思,沉声道:“要吃抓紧时间,半个小时后出发去机场。”

说完转身就要重返卧室,后知后觉的翟思思端起姜汤起身,喊住了他:“那个……乔衍,你还没喝姜汤,这姜汤得趁热喝才有效。”

靳乔衍站着没动,身后的翟思思端着碗跑到了他的面前,眼中隐匿的一丝歉意没能逃过靳乔衍的眼。

他似笑非笑地说:“叫得还挺顺口。”

接过姜汤一饮而尽,说了声谢谢,便把碗随手放在梳妆镜上,打开衣柜收拾东西。

翟思思兀自尴尬片刻,这不是他让她喊乔衍的吗?她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他还揶揄起了?

脸颊微微泛红,心里的吐槽没有说出来,而是吞吞吐吐地开口:“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谢谢你救了我。”

靳乔衍收拾东西的动作没有停下,背对她云淡风轻地说:“我说过我只是清理麻烦而已。”

立刻把她抱回酒店,纯粹是众多方案中最可行的一个,正如他所说,翟思思要是出事了,他会很麻烦,没有了她这块挡箭牌,靳远和倪安妮会无休止地纠缠他。

放眼整个易城,没有几个能够像她这样不贪图靳家的钱,不想尽千方百计成为他靳乔衍真正的女人。

贴到了冷屁股,翟思思咬了咬唇,拿起梳妆镜上的碗转身走出卧室。

刚走到卧室门口,靳乔衍的声音又响起:“等会在机场免税店挑个适合的礼物,要是没有合适的,就回国再买,我妈要见你。”

“你、你妈?”

不是慕容珊?

靳乔衍关上衣柜门,拉上行李箱拉链,右手摁在箱面,冷冷地说:“他们离婚以后,我妈单独搬到了外面住。”

她是被赶出去的。

翟思思嗅到了血腥味,知道这是靳乔衍的伤口,没敢细问下去,脑海里不断闪过各种保健品,寻思着上流社会的人,会喜欢什么。

靳乔衍很快就从回忆中走了出来,拉起行李箱立在一旁,打开抽屉将护照现金取出,放进背囊里。

边收拾边道:“提醒你一句,她患有躁郁症,你最好小心说话。”

要是把人逼急了,他一定会让她后悔长了嘴巴。

精彩评论:

在豪门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小栗影)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靳乔衍,费腾)的肤色,主角(靳乔衍,费腾)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豪门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