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冬日余暖》冬日微暖作者 玻璃 冬日余暖诱受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1:28

《冬日余暖》冬日微暖作者 玻璃 冬日余暖诱受 连载中

《冬日余暖》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杨亦歌 分类:耽美小说主角:季青明,吴润言

传奇人物是季青明,吴润言的作品《冬日余暖》此文是杨亦歌最新写的耽美小说文,文笔成熟情节环环相扣,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独家创作,书中主线围绕 第二十九章两个菜——青椒炒肉,手撕包菜,油亮油亮的单是卖相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是吃米饭,季青明总喜欢泡着汤,所以又特意少了个豆腐粉条汤,里面放了些小白菜,真真正正的一清二白,滴上几滴香油,汤面油亮油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九章

两个菜——青椒炒肉,手撕包菜,油亮油亮的单是卖相就已经很不错了。

因为是吃米饭,季青明总喜欢泡着汤,所以又特意少了个豆腐粉条汤,里面放了些小白菜,真真正正的一清二白,滴上几滴香油,汤面油亮油亮的,看起来就十分有食欲,再加上香油那股子勾人的味儿,最让人流连忘返,难以忘记。

“吃饭了!”亦如往常的那般吆喝,冲着客厅。

虽然对母亲没什么感情,但该做的季青明可是一样也不落下。

季洪依旧没打算回家,这次他是打算死磕到底了,如果刘彩霞不同意离婚他就永远都不回家。

刘彩霞于他,他于刘彩霞其实早就相看两相厌了,又何必要折磨对方呢?

安静如斯,不知在何时夏蝉已经开始轻轻鸣奏,只是在坐的谁也没心思去欣赏,去仔细琢磨其中的含义。

空气中只剩下咀嚼的声音,刘彩霞放下碗筷看着儿子,季青明似乎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吃着自己碗中的饭,偶尔夹一点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不吃了那自己就更要加把劲儿了。

季青明看着眼前满满当当的菜,心中的信念更加坚定,对!一定不能浪费。

“青明”

刘彩霞喊了喊儿子,季青明无动于衷继续大快朵颐。

“青明!”

这么多年来刘彩霞对于耐心这个词语早已陌生化,早就不知抛到哪儿去了,才只唤了一遍就没了耐心。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有点儿刺耳。

季青明突然想到物理课本上所说的噪音,掏了掏耳朵,似乎有点儿像是。

“青明!妈妈有话给你说。”

季青明慢条斯理的放下碗筷,在刘彩霞即将开口的时候他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刘彩霞微怒。

“您说。”

罢了罢了,到底是自己儿子不跟他计较了。原准备发脾气的刘彩霞心中开导自己。

停顿了好久,筷子拿起——放下,拿起——放下,嘴张了又张,想了又想,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欲言又止,眉头时而放松时而紧蹙。季青明看了心中略微烦闷。

“妈,您要是没想好的话就别说了,别影响我吃饭。”微微皱眉,实在是不想谈起那些敏感的话题。

其实他这话有两重含义,一是的确聊天打扰吃饭,再一个他似乎能预感到刘彩霞要说的是些什么,届时,恐怕再也没有好心情来享受美食了。

被这么一噎,刘彩霞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么几天来她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现在连儿子都给她脸色看!

忍了忍胸中怒气“青明,你不该这样跟妈妈说话!”

带着些责怪的话,季青明不可能听不明白,不过他并不在乎。

话说出口又怕儿子生气,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儿子的神色变化,忧心忡忡。

“青明啊,如果那老……你爸爸真的要和我离婚的话,你……你愿意跟妈妈一起生活么?”

平时的成为本要脱口而出,想到现下是敏感时刻,刘彩霞害怕在还在心中留下坏印象,所以临时改了称谓,只不过这么喊,似乎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桌上的菜,季青明准备的是两人份的,三菜一汤其实都有些多,不过他正在长身体,青春期所需的能量便要多一些。

所以……撑一撑估计也没什么问题吧?

汤还剩一碗,茄子还有一小半,包菜几乎没动,豆芽炒瘦肉倒是剩的不多,还有的就是他最不喜欢吃的西葫芦了。

唉……

要是吴润言在就好了,他不挑食。

想了想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时候电话却在此时响起。

“烟花此间依旧,又过了一宿,玉尘碎了,少年何处归宿。”

曲调简单,没有任何伴奏,随意哼出来的节奏令季青明忍不住勾勾嘴角,每每听到这首曲子都会觉得舒心。

要是事件所有的一切都能如此简单该有多好呀?

不成样、没有任何伴奏的小调是季青明自己清唱出来了,缓缓划入耳中带给他的是舒心,带给刘彩霞的却是心烦意燥,坐立不安。

答案永远是那么难以等待。

“青明!”你能不能先把电话挂掉?

话还没说出口,季青明就已经拿着电话进了卧室。

刘彩霞气的差点儿一口气没提上来!

死小子!

不过想想她又觉得儿子可能只是接受不了她和季洪离婚的结果,或许他在选择逃避。

想到这儿,心情略微好了些,毕竟离婚可不是她要的结果。

“怎么了?找我有事儿?”

方才还是应付的笑容此时却占据了整张脸,不难看出电话里的这个人对他的巨大影响力。

“怎么?没事儿就不能跟你聊聊天儿,打打电话了?”男生故意挑刺地说。

阳光的声音不似季青明那般阴郁,或者还能透过声音想象出男生说话时喉结上下滑动的样子,想想也很不错。不知为何?季青明的脑海中此时就映着吴润言的模样。

电话那头,他应该也是和我一样脸上挂着笑?看着窗外车来车往心情依旧美妙吧?

没错,这就是吴润言,他现在唯一可以交心的、掏心掏肺的朋友。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季青明说。

“我当然知道,否则也不会给你打电话。”

最近他颇习惯用各种方式噎一噎这个学霸,每次见他吃瘪心中就有些欢呼雀跃。

不过最近这位学霸似乎也变得皮了点儿。

唉……

都出现抗药性了。

吴润言摸了摸下巴,思考着是不是该研制研制新药了呢?

“就知道噎我,什么时候才能换个新玩儿法儿玩玩儿呀?这样的把戏我可见了不止一次了,不知道你是黔驴技穷了还是江郎才尽呢?”

“当然是江郎了,好歹是个人而且还贼有才。”

“哎呀呀,还不算傻嘛?”

“喂喂喂!季学霸,季大神!不带你这么损人的哈!”

眉间眼角带着笑发自内心,对于吴润言的这些小把戏他早已经熟烂于心了。

窗外不知几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被风带到窗上,敲敲打打,滴答滴答像极了少年们的心事。

天空明灭,时隐时现,阳光隐去迎来的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不过季青明此时心情却不错,因为他心里清楚不久之后便会甲光向日金鳞开。光明永恒,而黑暗只有暂时,真理便是如此。

“下雨了,你可知道?”

打电话最容易入神,尤其还是跟季青明,要不是他提醒恐怕到电话结束,他都不会发现。

“刚发现。”

指尖触碰玻璃,冰冷随即沾染上指腹,淡淡传入心间。

带着温度的指尖在玻璃上画上夏天的痕迹。

雾气,氤氲,不知不觉间,突然竟然变成了心,那样明显却又那样模糊。

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喷薄而出,喜的、悲的、怒的、悦的混杂在一起在火山的岩浆下融为一体。

道不明、说不清,剪不断、理还乱,没有离愁。

他只知道现在——和季青明聊天的自己是开心的、微笑的,这样便好。

“所以什么时候去滑冰呢?”

突然想起来之前约定去滑冰,时间似乎就是本周,而现在已经周六。

“你确定要去?”

吴润言皱着眉头,因为他知道最近季青明家里可是发生了不少事情,没想到他现在还能云淡风轻的再说滑冰的事情。

吴润言可没有幼稚的以为他心大,看得开,他只觉得……

“季青明,我们是好朋友、铁哥们儿对吧?”

“当然,你可是害过我又救过我的。”

这头一本正经,那头却调侃到。

还好吴润言记着自己关心的事儿,绷住了没笑出声。

“所以——如果开心或是不开心都可以给我说,告诉我你的所有。”

吴润言对朋友向来真诚,尤其是像季青明这样的比铁哥们儿还铁的他更加用心。

季青明家的事儿,虽然他没敢去问,但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强撑着会弄坏身体的。”

季青明淡淡一笑,心中万分感动,难得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愿意来关心自己。

“如果有需要,我第一时间想的肯定是你。”

窗外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一切的变幻在他的眼里似乎都已是枉然。

季青明性格执拗,凡是他认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好好好,一切听你的。”

摇摇头有些无奈,在吴润言这儿他只有妥协的份儿。

“季老兄,事情还没了结么?”

季洪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着来人,心中郁闷。

苦笑道:

“了结?这种事情可不是那么好了结的。”

如果真的这么好了结的话,他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躲在厂子里耗时间了。

原本还打算调侃一番,可看到这老兄一脸的苦相,哪儿还有什么心思揶揄他呢?

安慰地拍拍肩膀:

“会过去的,总会过去的,想想你还有个儿子。”

“对了,听说你儿子在学校是全校第一呢!一直蝉联不变,老兄呀!这可是令人羡慕不已啊!”

精彩评论:

相比作者(杨亦歌)更为知名的小说,我却喜欢这本《冬日余暖》: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季青明,吴润言)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耽美小说类小说。同时,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痴缠的宅女袁倩妍,现实而虚荣的艾雪,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都让人唏嘘不已。延续到后半部,主角(季青明,吴润言)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销量逐渐下滑后,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值得一提的是,作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